洒水车

您的位置: 主页 > 洒水车 >

25048,为什么在这里?

发布时间:2021-09-08

  新华全媒+ | 25048,为什么在这里?

  新华社成都9月7日电 一方青绵石纪念碑矗立在四川东北小城巴中市通江县王坪村,碑身正中写着“红四方面军英勇烈士之墓”。

  一行行排列如军阵的墓碑布满山坡,许多墓碑上没有名字,只镌刻一颗五角星,鲜红如初。

  他们是谁,为什么长眠在这里?

  这要从一段风云激荡的历史说起。

位于川陕革命根据地红军烈士陵园内的纪念碑。新华社记者 刘坤 摄

位于川陕革命根据地红军烈士陵园内的一座座无名烈士墓碑。(程聪摄)

  1932年第四次反“围剿”失利后,红四方面军撤离鄂豫皖根据地向西部转移,翻秦岭、越巴山,转战3000余里,于1932年12月18日从通江县两河口入川,把红旗从大别山插到大巴山。

  当时四川军阀连年混战,土匪肆虐、民不聊生。红军入川后,分田地、办教育、戒鸦片,劳苦大众翻身解放,积极参军参战。不到一年,建成全国第二大苏区,辖23县1市,人口近600万。

  在1934年1月召开的中华苏维埃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上,毛泽东曾指出,川陕苏区是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第二个大区域,是扬子江南北两岸和中国南北两部间苏维埃革命发展的桥梁,在争取苏维埃新中国的伟大战斗中具有非常巨大的作用和意义。

  从粉碎三路围攻、三次主动进攻,到粉碎六路围攻,红军在川陕苏区的两年多时间,经历了两百多场战斗。大量红军伤病员被送往红四方面军总医院驻地王坪村接受救治,很多战士牺牲于此。

  为缅怀英烈,1934年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决定在王坪村修建烈士墓和纪念碑,这也是全国唯一由红军亲手为牺牲战友修建的陵园。这所陵园在新中国成立后经过多次修缮、扩建、提升,更名为“川陕革命根据地红军烈士陵园”。

川陕革命根据地红军烈士陵园牌坊。(程聪摄)

  时任红四方面军总医院政治部主任的张琴秋设计纪念碑时,将墓碑上的镰刀斧头图案方向朝下,希望埋在地下的烈士们抬头也能看到党旗。她还让工匠把自己随身佩戴的驳壳枪摹刻在碑身一侧,想用这种方式陪伴长眠的战友。

  纪念碑的两侧,是刻有姓名的108个单体墓,红四军某营营长王安义的墓就在其中,在通江作战牺牲时年仅25岁。

  年少离家,一朝永别。今年清明,在烈士陵园长眠了80余年的烈士王安义,终于等来了家乡河南的亲人。

  每一次“相见”总让人泪流满面。每一个寻亲故事,都牵动着一个家族、几代人的夙愿。陵园管理局通过现有资料梳理,整理出未找到家人的、有明确籍贯的非四川籍烈士222人。目前已帮助近40位烈士后人找到了亲人,寻亲的故事还在继续。

  今年清明节,红军烈士后人在川陕革命根据地红军烈士陵园内瞻仰先烈。新华社记者 刘坤 摄

  纪念碑后是一座巨大的圆形集墓,其正壁红星闪耀,冢顶青草葳蕤。

  “战事最为紧张时,总医院一天收治伤员5000多人。”川陕革命根据地红军烈士陵园管理局局长薛元勋说,开始能保证牺牲战士一人一棺,后来只能卷草席或集中掩埋。

位于川陕革命根据地红军烈士陵园的圆形集墓。新华社记者 吴晓颖 摄

  牺牲在通江的红军烈士中,留下姓名的有7823人。他们来自全国12个省份,其中通江籍烈士6000余人,外地烈士1000余人。

  引人注目的是,很多名字只是在姓后加个“娃子”“女子”这样的乳名。

  文史专家认为,这类名字印证了当年贫苦百姓家的子女踊跃参加红军的史实,也从一个侧面阐释了川陕苏区迅速发展壮大的奥秘所在。

  今年清明节,红军烈士后人在川陕革命根据地红军烈士陵园红军烈士纪念墙上找寻先辈的名字。新华社记者 刘坤 摄

  位于川陕革命根据地红军烈士陵园内的红军烈士纪念墙。新华社记者 惠小勇 摄

  集墓背后,是更震撼人心的无名烈士纪念园。一万多块白色大理石墓碑,呈扇形分布开来,整齐地伫立在山坡上,庄严肃穆,如同列队的卫兵守望着这方曾经战斗过的热土。

  位于川陕革命根据地红军烈士陵园内的集墓与无名烈士纪念园。新华社记者 刘坤 摄

  当年战事紧急,许多烈士就地草草掩埋,散葬在大巴山中,无碑无名。2011年,通江县把分散在全县50处的17225名烈士遗骸迁葬于川陕革命根据地红军烈士陵园。阔别多年的红军烈士终于“归队”了,就像他们曾经并肩战斗时一般。

  至此,整个陵园安葬烈士达到25048名,是全国安葬烈士最多、规模最大的红军烈士陵园。

  雨后新晴,墓碑上殷红的五角星在松柏映衬下分外夺目,远处青山苍茫。这些战士虽未能留下姓名,但他们拥有一个共同的名字——红军。

位于川陕革命根据地红军烈士陵园的无名烈士墓碑。新华社记者 刘坤 摄

  “太阳出来像明灯,红军与我心连心,大家齐心团结紧,挖掉穷根栽富根。”这首传遍川陕苏区的歌谣,承载着老区人民对幸福生活的渴望。

  今天,“娃子”“女子”们为之流血牺牲的奋斗目标,正一步步变成现实。秦巴山区一个个村庄旧貌换新颜,群众已摆脱贫困,住上了好房子、过上了好日子。

  川陕革命根据地红军烈士陵园和王坪村全貌。新华社记者 刘坤 摄

  后人们不会忘记,25048名烈士,是红色江山永不褪色的一座精神丰碑。

  文字:惠小勇 任硌 吴晓颖


【编辑:王诗尧】